推文分享

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Share
更多

2010年10月3日 星期日

【好文】永遠的一課

 面對困難,許多人戴了放大鏡,但和困難拚搏一番,你會覺得,困難不過如此。
那天的風雪真暴,外面像是有無數發瘋的怪獸在呼嘯廝打。
雪惡狠狠地尋找襲擊的對象,風嗚咽著四處搜索。
大家都在喊冷,讀書的心思似乎已被凍住了。一屋的跺腳聲。
鼻頭紅紅的 歐陽老師擠進教室時,等待了許久的風席捲而入,
牆壁上的《中學生守則》一鼓一頓,開玩笑似的捲向空中,又一個跟頭栽了下來。

 往日很溫和的 歐陽老師一反常態:滿臉的嚴肅莊重甚至冷酷,一如室外的天氣。

亂哄哄的教室靜了下來,我們驚異地望著歐陽老師。
「請同學們穿上膠鞋,我們到操場上去。」幾十雙眼睛在問。
「因為我們要在操場上立正五分鐘。」

即使歐陽老師下了「不上這堂課,永遠別上我的課」的恐嚇之詞,
還是有幾個嬌滴滴的女生和幾個很橫的男生沒有出教室。
操場在學校的東北角,北邊是空曠的菜園,再北是一口大塘。
那天,操場、菜園和水塘被雪連成了一個整體。
矮了許多的籃球架被雪團打得「啪啪」作響,卷地而起的雪粒雪團嗆得人睜不開眼張不開口。
臉上像有無數把細窄的刀在拉在劃,厚實的衣服像鐵塊冰塊,腳像是踩在帶冰碴的水裡。

我們擠在教室的屋簷下,不肯邁向操場半步。
歐陽老師沒有說什麼,面對我們站定,脫下羽絨衣,線衣脫到一半,
風雪幫他完成了另一半。「在操場上去,站好!」歐陽老師臉色蒼白,一字一頓地對我們說。

誰也沒有吭聲,我們老老實實地到操場排好了三列縱隊。
瘦削的 歐陽老師只穿一件白襯褂,襯褂緊裹著的他更顯單薄。
後來,我們規規矩矩地在操場站了五分多鐘。
在教室時,同學們都以為自己敵不過那場風雪,事實上,叫他們站半個小時,他們頂得住,叫他們只穿一件襯衫,他們也頂得住。

提示:

正如生命中的許多傷痛一樣,其實並不如自己想像的那麼嚴重。
如果不把它當回事,它是不會很痛的。
你覺得痛,那是因為你自以為傷口在痛,害怕傷口的痛。 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